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

终于捡了一个没有大风没有沙尘的日子外出,于是暮春时节,终于得见诸花。
这是一个离得不远的专科学校的校园一隅,新建的痕迹明显,园艺非常一般,植株未成规模,可对于从冬天蛰伏到现在的我,已经算是惊喜了。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……”,意思是每年花开风姿都相当,虽然经年累月,可同一丛花,似乎变化不大,仍旧季季盛开,可观花之人,已然被岁月隽刻了痕迹,无复当初了。
我之对于花草的情谊,在于它们拥有安静的力量,虽然我看不看它,它就在那里,不悲不喜,可我窃以为,花之盛开,对于植物来说是顶重要一事,正当芳华之时,我的驻足而观,成全的是我,对植物却无关。
盛花期的日本晚樱

即将凋谢的紫叶李

云杉的花

一只七星瓢虫躺在云杉的叶子上

紫叶小檗像灯笼般的黄色花朵,并不容易被发现

丁香

看到丁香,不得不提到赏丁香的最佳处,乃是北京法源寺。这个李敖在同名小说中极尽描写之处,只是南二环胡同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寺院。去年的五月初,我有幸得以赏之,寺院中的丁香树都已经上了年纪,疏影横斜,枝干错落,密密匝匝把个天空都要覆盖完了。静立树下,暗香洗面,恍惚间已忘记天外何物,灵魂有悄然出窍之感。然而对于春天盛开的木本花卉,我之大爱当推西府海棠,海棠中的品种:贴梗、西府、垂丝,我自以为西府最有风致,可惜,怕是这个春天无法得见了。
“夫天地者,万物之逆旅也;光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而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?”,思及此,遂怅然而归。

此条目发表在草木花情怀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